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消磨余下时光 寄托未了愿景

笑笑羊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忘之旅  

2014-05-24 19:20:07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难忘之旅 - 笑笑羊 - 消磨余下时光 寄托未了愿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恺摄
 
 
旅游团团友简介:
杜陵      刘硕敏   本团顾问
刘硕力  詹安       刘硕敏小弟  本团提调
詹文陆  王采宁    詹安哥哥
王恺      张孟兑    语言专业人士  钢琴专业人士
吴元佳  张仲炜    王恺连襟         张孟兑妹妹  
王延庆  吴安安    文化人
姜慕平  童慎利    本团团长
李抗      李迎       李容二弟小弟
杨世平   龚惠芫   本团付提调
 
 
 
        《花儿与少年》真人秀节目正在热播,说的是张凯丽等七位明星组团出国旅游,性格各异、花样百出。我喜欢这样的旅游故事,不大喜欢单纯描述景物的流水帐式的游记,因为,“一段时间过后,访问过的名川大山名胜古迹教堂寺庙很可能渐渐模糊;但旅游途中的笑声,我会像昨天一样清晰在耳。”(摘自2012.12.8我的博文《一路欢笑》)
         由八对夫妻一对亲兄弟组成的旅游团于5月5日至17日游览了新西兰北岛、南岛和澳大利亚墨尔本、悉尼,这是我迄今为止最难忘的一次旅行。我年迈的父亲去年底去世,亲家母答应替代我们接送照看5岁的外孙,我们终于能在出发日一大早到达集合点明故宫,见到了盼望已久的众团友,他们个个满脸阳光精神抖擞,其中很多人近年来游历了中东、肯尼亚、英国、印度等国家,手中还握有去往南美、南极、东欧和西藏的行程表。张仲炜夫妇是我们的新朋友,妹妹从姐姐那里耳闻十中旅游发烧友一直挺羡慕的,1米88的元佳插队淮安,曾与小宝(张梦桔)、老面(彭信满)、骨头(顾树鹿)一起打篮球,问他阿认识刘宗惠,回说NO,改问油陀,忙点头道认识认识。
         当飞机降落在奥克兰机场,我们一行被当地导游引上巴士时,被告知前几天这里连续阴雨今日刚见阳光。事实上我们这一趟的旅游全行程中都幸运地被太阳公公跟随着,且旅游景点交通路线逗留时间的选择都是十分的满意舒适精准,大家知道这是我们的姜团长前期做足了功课,与旅行社反复协商沟通,运气才会这般降临在我们身上。开心就会唱出来,我在皇后镇瓦卡提波湖的咖啡屋以一曲《友谊地久天长》拉开歌唱序幕,有诗为证(作者杜陵):  南岛瓦湖景堪夸,水碧沙明山系纱。杨瓦罗蒂歌一曲,天上仙乐落番家。 更让大家的情绪推向高潮的是张孟兑老师在游船上弹起了钢琴! 船上的中国游客都围拢过来(其中有一位是武汉第五中学老三届),众人一起兴奋地高唱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》《雪绒花》等歌曲,直到船靠码头方依依不舍散去。
        导游告诉我们,如果说欧洲是一群贵妇人的话,新西兰恰似一位十五、六岁的姑娘。岛上树木葱茏、空气洁净、道路伸向遥远的尽头,田园风光堪称一流。它的宁静吸引了众多的教授学者,据说新西兰有多所世界著名大学。这令我想起了诗人顾城,我一点不喜欢他。他令人费解地和妻子及英儿在一起,最后杀妻自尽,给世人留下不尽的谜团。地广人稀,和忧郁的性格有关系吗?像我这样的人若在此长留,会得抑郁症吗?当我们从基督城乘机来到澳大利亚,感觉完全不一样,我眼中的墨尔本与我们南京甚至有几分相像呢。王恺曾于九十年代在这座城市作为语言教授工作过,下午他们夫妇离团去看望当时对他帮助极大的现年94岁的老教授,相谈甚欢,6个小时未停歇,最后王恺的头脑已经迷糊,反过来张老师在旁充当了一会儿翻译官。次日王教授在行车途中与大家分享了前晚精彩谈话,他感慨万千,称已止不住“泪奔”了。
        刘硕力同学是这次旅游的极为称职的提调官(最早是五年前锡扬游时杨季南封给我的官职),他精力充沛、为人友善、幽默大度、人脉宽泛,他会讲故事、会唱歌、会说笑话,还会天津快板。他给我们带来无尽的乐趣。李抗同学原是南瑞的工程师,他10年前就来过新西兰,他英语棒,在湖边与老外一家亲切交谈,老外说他到过中国,对话即刻亢奋起来,直到老头解开缆绳将游艇缓缓滑入湖水荡漾而去,李同学才与他挥手作别。在超市买当地特产是我家小龚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,她在墨尔本的一家超市买到了合意的奶粉、蜂蜜、绵羊油,脸上喜气洋洋。我的观点是,旅游中所买物品,扛回家只有50%的效用,重要的是购买时的那种快乐,无需太在意细节。住冰川小镇那天晚上,我们吃西餐,主菜是羊腿、三文鱼和鸡,各人自选,我点的三文鱼,不好吃。前菜只一点点,甜点是冰激凌和一小片巧克力蛋糕,吃得拘谨,生怕拿错刀叉,但还是没拿对,活受洋罪,据说晚餐价格还不菲。于此对照的是,一天自助早餐我发现了稀饭和咸小菜,如获至宝,吃了一碗又添了一碗。
      返回的日子越来越近,该回家了!旅游者的生活是愉快的,难忘的,但也是短暂的。我们的生活还在中国,我们的习俗观念不会轻易改变,我们的血脉在那里,我们的感情寄托也在那里。我们走出禄口机场乘上大巴,经过翠屏山时,文陆夫妇下车,路边停着一辆小车,有人告诉我,这是王采宁的弟弟开车来接他们了,我掰着指头一字一顿地说,那就是说,是杜陵的舅子的舅子的舅子来接文陆了!车厢里又是一阵大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   
难忘之旅 - 笑笑羊 - 消磨余下时光 寄托未了愿景
难忘之旅 - 笑笑羊 - 消磨余下时光 寄托未了愿景
难忘之旅 - 笑笑羊 - 消磨余下时光 寄托未了愿景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