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消磨余下时光 寄托未了愿景

笑笑羊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旧文新发(一)  

2014-12-18 11:33:00|  分类: 旧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2008/2009年我在耳顺上曾有16篇小文,都是我自己脚印的真实记录。在此《耳顺五年文集》出版之际,我也趁势将它们几乎原封不动地收罗到我的博客中来。看着这些单薄粗糙却注入真情的文字,我还是那句话,一笑了之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四十周年再回管镇

2008年8月12日

无论你来自哪所学校,无论你与谁结伴来到管镇;

无论你在那里待了多久,无论你何时何故离开了那里;

无论你当了会计队长大队书记公社领导,还是来了--又走了;

无论你回城之后功成名就,还是做了个快乐无忧的老百姓;

无论你以培养第三代娃娃为己任,还是尽情绽放自我生命之花;

无论你看起来还不太显老,还是小心翼翼地保养着运转多年的肌体;

无论你多年来与乡亲们往来密切,还是淡忘了他们的音容笑貌,

这些都不重要,

在奔赴广阔天地40周年到来之时

我们

六七十年代的管镇历史过客

何不相约再一次来到这片土地

静静地倾听那无声的诉说!

 

 

管镇点滴

2008年8月12日

       68年下乡前董新华对我说,国家要我们到农村去是出于经济原因.当时我不理解他这句话,这和我头脑中的思维判断体系一点都不搭界,我们都是从意识形态和革命浪漫主义出发考虑问题的.董读了很多书,政治功力了得.10月25日我们一路敲锣打鼓来到管镇,却没看到他,很久才听说管镇园艺场有董新华.文革后期虽然已经感觉到上面对造反派的评价有改变,但剿匪小分队夹皮沟发动群众那场戏给大家印象太深,我们跟随马清江钱云豹杜陵等成建制的下到了管镇,革命色彩依然不减.我和王都分在双黄后杨生产队,王充满热情,现在亦是如此.大约在70年春天,我到双黄新西小队当会计.公社吴佩宪书记力挺知青打开了管镇知青的发展空间.我们中的灵魂人物也很振奋地推进这一革命进程.不想71年冬天,十中工宣队突然来管镇知青点大搜查,到我生产队的是龚秀娟,一位教过我们语文的女教师,当时我在南京歇息,闻此消息犹如遭低空雷击,我无法想象龚秀娟老师会撬锁拿走我私人物品,更重要的是这一次明白无误地将我们置于革命的对立面.后来,马清江被强行调到泗洪崔集,他乘车离开管镇时我们去送他,背景音乐应该是 "驼铃".再后来,杜陵和刘硕敏去了县城工厂,董新华去了宜兴,屠秉良去了安徽,张朝宓也离开了管镇,而钱云豹此前已去了沭阳柴油机厂.杜陵学贯中西,有很多文字,都被工宣队抄去,退还时,是我去领的,我粗粗的扫了几眼,文字工夫了得!73年夏天,我剪断情愫,离开管镇去仪征继续插队.不过,管镇知青的大戏帷幕并未就此落下,一阵东东枪后,更精彩的下半场开始了.

 

 

沙巷女杰

2008年8月13日

在管镇的时候,离我们比较近又比较熟悉的女生知青点是沙巷.她们的屋子我记得隐蔽在高大青翠的绿树林中,很有点"隆中对"的场景.当时虽然远离热浪滚滚的大城市,但仍然关心着国家大事,见面总有一番议论和辩论.张朝宓乃沙巷女生队第一辩手.和她争论起来我不曾有过说服对方的念头,仅仅为捍卫自己的观点边战边退.她后来是南大商学院的教授,其专业好象是她的强项之一的数学.其实中学时我也很喜欢数学,周学祁是我最崇拜的老师,但在数学竞赛中,张朝宓是郭晶晶,我则是吴敏霞,最多在郭状态不佳时,吴才能得一两次头牌.沙巷还有我们高三(2)班的两位同学,赵平和王德鸿.赵平的小学是极风光的五台山一中心小学,她,还有李容马静宁胡骅的作文在1959年就被我们小学的语文老师拿来作范文发给我们背诵模仿,我至今还能记得当时受到的深深刺激.王德鸿和她们一样,观点独立奇特,常在一旁静静的思索,眼光专注而迷茫.最后,沙巷还有一位才女罗伶尔,我后来在化工大学的一位老师竟是她姐姐,名字同样华丽而朗朗上口,罗斯美老师. 被革命风暴席卷横扫的一代青年,就这样在空旷宁静的穷乡僻壤,默默的寻找养料,等待着自己的长大.

 

 

离开管镇

2008年8月14日

      内心荡漾着疑似"小芳"一曲那低回赞美感激不安的旋律,我告别双黄大队新西生产队黄德兰一家渡河向南.我在队里做会计、队长三年,都在她家搭伙,她是大队赤脚医生,丈夫张本余是老师,黄德兰母亲操持家务,还有三个可爱的儿女.她们一家对我关怀入微,连我们最迫切的大事都考虑到了.但取代革命理想而来的生存压力,使我不得不在"小河旁"给刚刚开始的故事划上一个句号.我到新的知青点未干什么农活,在公社做过教育助理,教过书,还做过建筑工人.离开了熟悉的学校同学和管镇知青,身处被遗忘的角落,随身携带的"童年--在人间--我的大学"小人书看了一遍又一遍.记得当时我和屠秉良通过邮局互通过信件,他的字体突然显得俊秀刚健.我还在建筑工地上遇到过丁燕霞,她的声音好象异常悦耳,她是十中的王军霞,以前也不陌生的.只有在春节,我们又会聚在一起过一把高谈阔论的瘾,自认为是黄埔、西点,平日里找不到对手的各路英豪顿时吐沫横飞,最后还不忘象蹩脚的股票分析师一样,预测一下来年的利好利淡和走势.其实,当社会如此的偏离了普世价值观,偏离了人性,也偏离了人们心中美好追求,又一个伟人很快就横空出世拨开云雾反其道而行之,处于人生低谷的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也将随之掉头向上了.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